?>

上海人,是模子吗?

2022-04-12         阅读   740

  老邱回答:

  快乐是,快乐的方式不止一种,最荣幸是,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让我想起了哥哥,张国荣,4月1日过了好几天了。

  在4月1日的时候我还满怀着期望地等待上海解封,又等了十多天了,上海发布的数据是每天醒来必看数据,然后就是核酸报告的检查,又或者是抗原试剂的领取。我迫切地想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期望可以在讲台上给大家分享项目管理的故事,可惜我已经等了二十多天了。相信我们的很多学员也是如此,盼望着上海解封,每天都盼望着能够回到原来的状态。

  我们不希望每天通过APP去抢菜,我们也不希望哪里又爆出了病例,我们更不希望上海的浦东和浦西变成了“鸳鸯火锅”。疫情下,我们所有慧谷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停工,全部远程在家工作,我们的课程由面授改为了线上直播,教学和招生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我们的PMP,软考,PBA班都在按照计划直播,我们的ITIL、NPDP也即将迎来直播课程。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达,我们不会因为疫情而停止我们的教学,甚至在直播和视频的品质上都是我们要精心关注和提升的。我们所有的慧谷人在疫情下都反思如何把自我的工作做得更好,把我们的教学做得更符合疫情模式。

  我每天也在关注学员们的朋友圈,工作中的我们感受到的是充实,也给我们带来了少许的快乐。快乐是人类精神上的一种愉悦,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是由内而外感受到的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我想在压抑的疫情大环境下更加快乐,我希望周边的人快乐起来,我也想着让我们PMP快乐起来。起初,我选择了每天的运动,每天在家的力量和有氧让我大汗淋漓,除了工作之外,我不想满脑子疫情和恐慌,我希望我能快乐起来,但是并没有。我下了好多美剧,工作之余我也看了好几季,我希望我快乐起来,可是也没有。我晚上找很多朋友云聊天喝酒,我希望快乐起来,我也跟小区楼道群的邻居天天聊天,我希望我快乐起来,可是也没有。我觉得我把“快乐”丢掉了,再也找不到它了……

  我相信很多很多在上海的项目经理们,跟我的感触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好像真的把“快乐”丢掉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邻居老黄的出现。老黄是我楼上的邻居,我们认识也有七八年了,我们两家人一直关系很好,全球旅行照片中都有两家的身影。老黄的儿子3岁我就抱着在美国一起拍照合影,我是他们夫妻俩晒朋友圈经常出现的朋友,家里做了好吃的一定会大家互相分享。

  老黄他是我们小区的第一批志愿者,在我们楼道里一直乐于助人,整天笑嘻嘻的人。前几天老黄找我帮忙了,他说:“我们志愿者人手不够,很多团长团给居民的东西,物业人手不够送不了,我们缺志愿者一起输送物资,老邱你身体这么棒,一起来帮忙吧?”

  关于志愿者报名我一直有知道,但是我一直属于不喜欢出风头的那种人,更别说做团长团东西了。我一直告知自己的是读书人,不要为五斗米折腰,更不要跟着阿姨妈妈们随波逐流,自己管好自己即可。而且现在疫情这么严重,经常听朋友说起某某小区志愿者成了阳性,我家里也有老人和小孩,万一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


  但出于跟老黄的关系,最后我答应他跟他一起做志愿者给小区送东西,这也是十几天来第一次踏出小区门口。老黄给我送上了我的第一套大白服,手套和防护面罩也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次穿大白衣服我穿了很久,小区门口的马路上已经停好了运输的货车,老黄在内的志愿者们纷纷在搬东西和分类。我认识了我们小区的第一个团长,悟空。群里他一直说话很多,之前经常看到,见面后才知道她才是悟空,为什么是她呢?原来她是一位女士。

  悟空跟我介绍了物质种类,这些都是小区邻居们一起团购的半成品,分为A/B/C三类,泡沫塑料箱,上面都有标识,里面都放有冰块。还有一小盒分开装的就是小区的常温食品,都是供应给小区居民的。在她的指挥下,我们分为了三组车队,大家根据事先规划好的流程各自将不同物品运送到不同邻居单元楼下,并拍照在大群告知。

  可能很多人认为这只是运送一下货物给邻居,只是简单的体力工作,其实则不然。团长在群众需求比较分散的情况下,不宜团太复杂产品,锁定几个大部分人需要的产物,少量分类这样才不会出错。另外,就是团长在总体指挥上非常重要,我们需要预设好货物运送线路,楼下拍照时需要留有证据。因为经常会有人拿错东西,甚至自己明明没有参与团队误领了团购的食物。

  那天我没有任何提前准备,只穿了日常穿的衣服,然后穿上的大白。最近天气都很好,温度也慢慢升高,其实这样温度下穿着大白服是每分钟都在流汗的。防护面罩不一会就已经有雾气了,对于物资的运送其实很耗费体力。晚上到家全部消杀一遍之后,感觉是人有点累瘫了,又看着大群里悟空还在给拿错货物的邻居一一核对,我由衷的感受到,原来团长是这么的辛苦。

  晚上,我在阳台上休息,回忆起今天下午,我出了一身蛮力,甚至感觉自己当上了快递小哥。我笑了起来,我好像找到它了,我掉了很久的“快乐”。快乐其实不是物质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而是精神上的,我感到我作为男人站出来为自己的小区抗疫做点事情,我不再是那个在阳台上等着志愿者来送物资的“懒人”。

  半夜我在思考很多问题,小区的每一个团购其实都是一个项目,我们完全可以用项目管理的思维去看待和规划,我又一次笑了。我们是否要组织这一次团购应该首先考虑的是风险管理,因为有外部输入物品传播的风险。所以我们选择的供应商一定是国家允许在疫情下经营的有营业许可的单位,我们还要求提前报备送货司机的核酸阴性证明,我们的每一个团购也要提前向居委会报备,获得同意后我们才做这个项目。

  其次是需求管理,我们会考虑大部分人的生活必需品需求组织团购过程,对于矿泉水、可乐、雪碧这种耗费志愿者大量体力的物品我们一律不去团购。需求不能太散,我们也就分类不超过五类产品,不同的产品包。

  对于家庭成员我们可以使用PMBOK第九章资源管理,对于邻居、物业、居委会都属于相关方管理,甚至我们也需要识别出权力、利益极高的相关方,获得他们对于团购的支持和许可。

  在进度管理方面,我们需要的一个是结束团购的日期,还有一个是团购货物输送到的里程碑,甚至我们需要设计各种方便志愿者运送物质的线路图,我们也需要产品和居民门牌号的核对单一一勾选。甚至因为居民们都是最终购买用户,你要考虑到产品品质管理、产品成本管理、居民们沟通管理等等。

  而据我按项目管理的流程回忆,悟空这位出色的团长是非常符合我们项目管理流程和方法的。

  第二个我认识的团长叫做tony,他也是我们小区非常热心的大白之一,这一次跟他两个人挑战的是85户人家,88个箱子冷冻食品的运输,团长是他,志愿者是我。货物运输的司机早早的把货物打包,防疫消杀也超过了半个小时,我们被允许给居民们送物资了。我们穿着防护服开始轻点和分类物资,由于门牌号都很小,每个居民的需求比之前悟空的要复杂很多,所以每一箱都必须一一对应门牌号送到邻居家中,不单单只有A/B/C不搞错即可。我们两个大男人开始规划分类起来,搬来搬去很耗费体力,不一会就满头大汗,但是总发现不是这一栋多了,就是那一栋少了。因为我们小区有十八个单元,所以我们把货物分了十八堆,整理到后期,我们慢慢感到心里凉凉的,越核对越错,哎~

  这时候的tony停了下来说,邱老师要不我回家把清单打印出来,我们一一核对怎么样,不要只核对数量。我当然大大赞同,对于每一户都不能送错和少的,因为事前一点错都没有。他回家之后,我也利用自己空闲时间再每个箱子都翻了一遍,确实有由于眼睛模糊放错的。他来的时候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我们进入最后一次核对,完美收官。我们前前后后核对大概花了一个半小时,这也将作为我们未来的经验教训去总结和优化。


  Tony是一个很热心也很有大局观的人,刚刚小区有封闭的时候就号召大家一起购买消毒液、N95口罩、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面罩、眼罩等等物品,也一直“忽悠”大家给小区的居委会和物业捐赠防护服。终于在4月10日所有前前后后的物资全部到货了,这一次我们加入了两位新的志愿者,一共3男一女一起合作分物资。

  我们缺少的是给大家分类包装的小盒子,有很多邻居都把自家腾出来的盒子放在一楼,我们实现整理好了这些分类盒。每个盒子要放12种不同的防疫物资,而且每一种多少都不一样,我们分为三个流程,每个人负责往里面拆放4样物资,把分类当成了流水线。而那位女士则负责要把原纸盒上的房号擦除,并写上我们现在正确需要送的房号。经过几次合作,这一次我们的分拣显得异常顺利,当然这么多户人家,我们也花了近半小时。好了,开始送物资吧,我们两组人员迅速输送。

  Tony他是个比较细心的男士,作为团长的他要求我们把物资送到一楼之后,我们打门铃告知邻居下来拿自己团的物资,不要被不知情的其他居民误拿。他也有很多缓冲意识,在购买大批物资的时候都会留一定的余量,万一有我们分拣没有放的物资我们还可以补上给到居民。我们最终会把所有剩下的物资和大白服都留给物业和居委会作为一线工作人员的防护用品,用我们的话说,一线人员安全了,我们整个小区才安全,一定要保护好这些一线的工作者。

  我也慢慢的敬佩我们小区的团长们,他们每天都很忙碌,帮小区找各种各样的物资,大家都已经很焦虑了,他们也无私地为小区的居民们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有时候还会有很多人说风凉话。懂项目管理的PMP们,我也呼吁大家可以在自己的小区做团长,毕竟在整合和沟通方面,你们是专业的!

  我最喜欢思考问题的晚上又来了,上海疫情越是严重,我们越是不能躺平,我们项目管理者PMP站出来的时候到了,很多人都需要我们的智慧和体力。有很多很多独居不会网上购物的老人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有很多流程还不完善的小区和居委需要我们的帮助,在保护好个人安全的前提下,请帮助我们生活的城市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吧,请运用我们的智慧帮助每一个你居住的小区恢复到疫情前面的样子吧。


  我们也把我们项目管理的知识运用起来,我们风险管理、范围管理、进度管理、成本管理、质量管理、采购管理、沟通管理和相关方管理。项目管理无处不在,我们既然能把它运用到我们的工作,我们运用项目管理的方法造出了我们的各个基础架构,我们开发新产品,我们制造软件,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么好的思想和思维拿来共同抗疫呢?

  疫情中与其一起数着一天天的过去,我们也可以一起为我们住的家园出一份力,为我们生活的上海出一份力。看着每天的物业、居委忙碌到崩溃,看到医护人员已经体力不支,作为上海市民的我们,总要有担当的,总要有人站出来的。

  上海人,是模子!